首页
当前所在位置>> 坪山钧窑 >> 首页 >> 钧瓷鉴赏

当钧瓷邂逅音乐

“呜……呜……”一阵阵苍凉悠远的古乐声,不时从坪山钧窑车间的一角传出。笔者循声走进钧瓷陶吧,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,神情虔诚,超然物外,正在摆弄一件件奇怪的泥坯和瓷器。
“我做的东西叫埙(音xun)”见有人问,他抬起头说。浓眉大眼,又黑又密的大胡子,显得沧桑落寂,不怒而威。一笑起来,露出整排洁白的牙齿。他叫张伯鸿,37岁,是一名传统艺术工作者,半个月前,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制作工具,来到坪山钧窑陶艺车间,开始用钧瓷制作乐器——埙。相对于“音乐人”和“陶艺家”两种称谓来说,他更喜欢后者
“埙”是中国最古老的吹奏乐器之一,大约有七千年的历史。相传埙起源于一种叫做“石流星”的狩猎工具。古时候,人们常常用绳子系上一个石球或者泥球,投出去击打鸟兽。有的球体中间是空的,抡起来一兜风能发出声音。后来人们觉得挺好玩,就拿来吹,于是这种石流星就慢慢地演变成了埙。最初埙大多是用石头和骨头制作的,后来发展成为陶制的。
张伯鸿在日常研究和表演过程中,出于对埙的音色的不懈追求,曾经试用过很多材料,这次他选择了钧瓷。“钧瓷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有深厚的文化积淀。有做头!”他自信的说。
用钧瓷做乐器,是前人没试过的创举。埙是陶瓷和音乐的结合,所以要先了解钧瓷。他向坪山钧窑的钧瓷大师、厂长刘中玄悉心请教,认真观摩钧瓷烧成工艺,了解钧瓷特点,把握技术要点。他甚至在拉坯台上,拉制自己想要的埙的坯体。刘中玄则是反复的考虑和设置这些坯件的窑位、釉方,解决烧成技术上的难题。
 “钧瓷收缩比例大,烧成硬度过大,比我想象的困难要大的多,,必须在入窰前把收缩量估算出来”,张伯鸿说。由于试制没多长时间,他身边的窗台上摆放了一行还没进行烧制的泥坯。形状有椭圆形、梨形和葫芦形等。烧成的成品埙还没有几个。埙上端有吹口,底部呈平面,侧壁开有音孔。最多的音孔,可以达到九个。每个音孔位置,吹孔的大小和比例都有严格的要求,钧瓷的泥胎在素烧和釉烧时较大的收缩率,给张伯鸿的试制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。 笔者注意到,他的面前放了几十种大小不一的钻头,用来制作和调试不同的音孔。
张伯鸿随手拿起面前的一只埙,放在嘴边吹了起来。“呜……”声音低沉浑厚,如同从土地深处冒出一般,笔者刹那感到一阵远古的悲怆和苍桑,涌入胸膛。瞬时想起了末日图腾,想起了氏族没落,想起了皇天后土,想起了历史云烟。
张伯鸿介绍说,我国古代依据制造材料的不同,把乐器分为金、石、土、革、丝、竹、匏、木八种,称为八音。八音之中,埙独占土音。在整个古乐队中起到充填中音,和谐高低音的作用。
笔者问他,用钧瓷制作的埙,音质怎么样?张伯鸿笑笑说,其实埙最纯正的音色,还是未经任何烧制的泥坯最好,只是泥坯太不坚固耐用。用钧瓷做埙,他也只取钧瓷的胎体,外面施了最简单的护胎钧釉,使作品不改原始的土音乐器特色。
为了顺利烧成这批埙,坪山钧窑的厂长刘中玄调整了烧成计划,一切为这项创举让路,保证以最快的效率、最好的效果,来促成钧瓷和乐器的完美结合。按照张伯鸿的计划,这批钧瓷埙将是系列作品。整套会有一百多个。试制成功后,将成为他演奏的主要工具,不会用来经销。根据目前进度,他至少还在要坪山钧窑住上几个月。
宫商角徵羽,宫为土音,万物皆生于土。用最华美的钧瓷,做最古老的乐器。笔者想,冥冥之中,钧瓷和乐器,早就酝酿着这次邂逅吧!
这次邂逅是如此美丽。期待坪山钧窑的技师和张伯鸿一起,尽快将这一批古风古韵的乐器出炉。

2015-5-28 0:00:00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】

 

 
坪山钧窑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22302号
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帮助| 联系我们 | 技术支持:河南行远广告有限公司 |